2018年10月27日 黔西南晴隆县 阴天

  “王老师,我终于体会到抢救心肌梗死病人的成就感了。”站在旁边的护士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笑了笑,并给她点了一个大大的赞。今天,我挂职的晴隆县人民医院首次应用静脉溶栓技术对一名急性心肌梗死病人进行抢救并获得了成功。

  傍晚,我正准备离开宿舍出去用餐,医院ICU陈主任打来电话:“王老师,急诊科来了一位急性心肌梗死病人,生命体征很不稳定,请您帮我们指导一下下一步治疗。”“我马上过来!”在电话里我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便急匆匆赶往医院急诊室。

  当我赶到急诊室时,患者刚接受了除颤,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监护仪显示血压56/40mmHg,心率100次/分。护士们已给他开通了静脉通道,并按照常规处理流程给他补了液,服了药。

  急诊科接诊医生向我汇报了病史。这是一位50来岁的四川籍工人,在沙子镇铺设天然气管道,下午5点左右在工地作业过程中,突然出现胸闷胸痛,持续难忍,伴有大汗;工友们发现他的状况后,感觉情况不妙,马上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求救。约40分钟后救护车接到病人并送到了县医院急诊科。

  急诊科的抢救团队早早地做好了准备。然而就在病人刚躺到急诊病床的时候,心脏突然骤停,在旁边组织抢救的ICU陈主任果断地给他实施了电除颤,把他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可是仍随时有生命危险!我快速浏览了一下心电图,急性ST段抬高型下壁心肌梗死诊断明确。“目前生命体征不稳定,不适宜转院行急诊介入手术治疗,马上就地溶栓治疗,加快补液速度,加大升压药物剂量”。我给急诊科抢救团队下达了命令!大家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做起了自己的工作。

  2分钟后舒医生跑了过来,着急的说道:“王老师,患者家属不在身边,工友们不肯签字怎么办?”“马上接通患者家属电话,我来谈!”经过简短的电话沟通,家属同意了我的溶栓方案,并请求尽力抢救,她会绝对配合。此时,能取得患者家属的理解和支持对于医生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时间就是生命!

  18:25,第一针溶栓药物缓缓推入了患者血液中,半小时后第二针溶栓药物继续推注完成。“医生,我感觉好多了。”患者脸上痛苦不堪的表情终于舒展开了,监护仪上的生命体征指标也逐渐稳定了,复查心电图提示“红旗飘飘”的ST段也明显回落了。静脉溶栓成功了!我宣布了值得让每一位参与抢救的医务人员激动的消息。

  这是我到晴隆县人民医院帮扶后实施的第一例静脉溶栓,也是晴隆县人民医院的第一例,以前由于多方面原因迟迟未能开展,今天终于实施了,而且会作为一个常规技术在县医院长期开展下去。虽然静脉溶栓技术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新技术,但是在不能开展急诊冠脉介入治疗的基层医院确实还是一个简单有效的治疗手段,它可以大大缩短再灌注时间,改善急性心肌梗死患者预后。

  目前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急性心肌梗死发病率逐年上升,如何进一步降低急性心肌梗死的死亡率,改善患者预后是每一位医务人员努力的方向。当然这也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区域急救系统的完善、患者和家属的配合与理解。

  日记撰写人:王勇

  (宁波市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二病区副主任副主任医师,现任帮扶单位贵州黔西南州晴隆县人民医院副院长)

  2018年10月27日 黔西南晴隆县 阴天

  “王老师,我终于体会到抢救心肌梗死病人的成就感了。”站在旁边的护士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笑了笑,并给她点了一个大大的赞。今天,我挂职的晴隆县人民医院首次应用静脉溶栓技术对一名急性心肌梗死病人进行抢救并获得了成功。

  傍晚,我正准备离开宿舍出去用餐,医院ICU陈主任打来电话:“王老师,急诊科来了一位急性心肌梗死病人,生命体征很不稳定,请您帮我们指导一下下一步治疗。”“我马上过来!”在电话里我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便急匆匆赶往医院急诊室。

  当我赶到急诊室时,患者刚接受了除颤,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监护仪显示血压56/40mmHg,心率100次/分。护士们已给他开通了静脉通道,并按照常规处理流程给他补了液,服了药。

  急诊科接诊医生向我汇报了病史。这是一位50来岁的四川籍工人,在沙子镇铺设天然气管道,下午5点左右在工地作业过程中,突然出现胸闷胸痛,持续难忍,伴有大汗;工友们发现他的状况后,感觉情况不妙,马上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求救。约40分钟后救护车接到病人并送到了县医院急诊科。

  急诊科的抢救团队早早地做好了准备。然而就在病人刚躺到急诊病床的时候,心脏突然骤停,在旁边组织抢救的ICU陈主任果断地给他实施了电除颤,把他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可是仍随时有生命危险!我快速浏览了一下心电图,急性ST段抬高型下壁心肌梗死诊断明确。“目前生命体征不稳定,不适宜转院行急诊介入手术治疗,马上就地溶栓治疗,加快补液速度,加大升压药物剂量”。我给急诊科抢救团队下达了命令!大家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做起了自己的工作。

  2分钟后舒医生跑了过来,着急的说道:“王老师,患者家属不在身边,工友们不肯签字怎么办?”“马上接通患者家属电话,我来谈!”经过简短的电话沟通,家属同意了我的溶栓方案,并请求尽力抢救,她会绝对配合。此时,能取得患者家属的理解和支持对于医生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时间就是生命!

  18:25,第一针溶栓药物缓缓推入了患者血液中,半小时后第二针溶栓药物继续推注完成。“医生,我感觉好多了。”患者脸上痛苦不堪的表情终于舒展开了,监护仪上的生命体征指标也逐渐稳定了,复查心电图提示“红旗飘飘”的ST段也明显回落了。静脉溶栓成功了!我宣布了值得让每一位参与抢救的医务人员激动的消息。

  这是我到晴隆县人民医院帮扶后实施的第一例静脉溶栓,也是晴隆县人民医院的第一例,以前由于多方面原因迟迟未能开展,今天终于实施了,而且会作为一个常规技术在县医院长期开展下去。虽然静脉溶栓技术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新技术,但是在不能开展急诊冠脉介入治疗的基层医院确实还是一个简单有效的治疗手段,它可以大大缩短再灌注时间,改善急性心肌梗死患者预后。

  目前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急性心肌梗死发病率逐年上升,如何进一步降低急性心肌梗死的死亡率,改善患者预后是每一位医务人员努力的方向。当然这也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区域急救系统的完善、患者和家属的配合与理解。

  日记撰写人:王勇

  (宁波市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二病区副主任副主任医师,现任帮扶单位贵州黔西南州晴隆县人民医院副院长)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1-2016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