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5日 延边州珲春市 晴

  今年吉林省慈善总会发起“圆梦大学”助学活动,收集了全省新考入大学的部分困难学生,希望全社会伸出援助之手。宁波驻延边帮扶工作队临时党支部决定发动全体挂职干部参与助学活动。短短一天时间里,便收到19位挂职干部捐款2.1万元,正好够三位大学新生学费、住宿费、教材费。

  带着全体挂职干部的诚挚爱心,工作队领队娄国闻带领我们一早便出发去龙井、珲春看望贫困学子了。

  首站,来到龙井的小李家。小李是朝鲜族女孩,父母离异,今年5月,与她相依为命的爸爸因病离世,还欠下一大笔看病留下的债务。她只能与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小李在龙井市教育局同志陪同下,早早地等候在校门口。小姑娘看上去还比较阳光,面带笑容,与我们一一招呼后,便带我们来到边上租住的房屋。

  奶奶在家门口迎接我们,不停地用朝鲜族语招呼我们进屋,虽然她听不懂我们的话。房屋很小,但看得出朝鲜族家庭特有的干净整洁。在奶奶的示意下,大家盘腿席地而坐,教育局同志给我们做起了翻译,一一介绍,说明来意。奶奶一个劲地双手合揖,表示感谢。奶奶对从没出过远门的孙女去郑州上学甚是担心,不停地念叨着太远了。我们唯有劝慰老人家放心安心,相信小李能照顾好自己,能学会独立生活,也相信学校大集体能给她带来更好生活环境。并请老人家在家能保重身体、颐养天年,让在外学习的孙女放心。工作队领队娄国闻向小李转交了助学款,对其考入高校表示祝贺,希望她到校后能安心学习、健康成长,同时,要她多与奶奶联系,好让奶奶放心。

  不知什么时候,奶奶已忙碌着切出了一盘香瓜,热情地请我们品尝,口中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语。小李也向大家表示会好好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以爱回馈社会。

  要赶下一程,留下联系方式,我们匆匆告别,向小李奶奶揖别并请保重身体。

  第二站是中朝俄边境城市珲春。小郭、小兰是我们的资助对象。

  小郭是个很自强的女孩,一见到她,一起来的杨阿姨就一个劲地夸她:上次在圆梦大学励志会上,她还作为代表上台发了言。

  来到小郭家,只见她妈妈坐在炕上,带着久病的倦意,轻声地招呼我们围炕而坐,我们简单说明来意,小郭妈就禁不住抽泣起来,既有生活苦痛的回忆,也有为小郭学费得到着落的激动。小郭妈是个苦命人,小郭一岁时,就失去了父亲,没留下一点房产和钱财。小郭妈为养育小郭,白天做保姆、晚上当服务员,租住低矮破旧平房。直至前几年申请到政府廉租房才有了今天稍有点样的家。然好景不长,小郭妈前年突发脑梗,治疗后还是留下了一侧偏瘫,生活勉强能自理。一家一下了失去了生活来源,还需负担每天必要的药费支出。一回想起这些,小郭妈哽咽得厉害,小郭也含泪帮妈妈递着纸巾。我们忍不住伤心,湿了眼眶。我们让郭妈养好自己身体,争取早日康复,也相信小郭的成长会给家庭带来新的希望。我们将给小郭多些资助,叮嘱她在学校好好学习,继续保持好的学习劲头;也让她多锻炼身体,发挥自身特长,参加校园社团活动,提升自我能力。

  最后一位慰问对象是小兰。我们到访时,她来小区外接我们。她身材细瘦,膝盖显眼地强过了腿,手臂像两根柴棍摆动。原来小兰自小父母离异,与父亲相依为命,但父亲患有精神疾病,无法照顾她、教育她,她独自居住在廉租房中,靠微薄的低保补助维持生计,饿了多以方便面充饥,由此造成营养不良,发育明显迟缓。

  我们到访期间,她妈妈也过来与我们见了面。离婚后,她一直以帮人做些保洁等临时工度日,生活十分拮据,与我们的对话也是躲躲闪闪,对女儿的帮助应该是相当有限。小兰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个性腼腆文弱,但小兰对自己选择大学学英语专业却很有想法。她虽是个汉族女孩,却一直在朝鲜族学校学习,朝鲜语很熟练,而报考英语专业,是因为她想在外交事业上有所作为。我们衷心希望小兰进入大学后,在起居饮食更有保障,生活更有规律,身体能强壮起来,心境能开朗起来,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返回后,领队娄国闻又马上联系爱心企业,落实了她们的后续生活费……

  日记撰写人:赵鹏程

  (宁波市经济合作与投资促进局副处长,现挂职延边朝鲜族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2018年8月25日 延边州珲春市 晴

  今年吉林省慈善总会发起“圆梦大学”助学活动,收集了全省新考入大学的部分困难学生,希望全社会伸出援助之手。宁波驻延边帮扶工作队临时党支部决定发动全体挂职干部参与助学活动。短短一天时间里,便收到19位挂职干部捐款2.1万元,正好够三位大学新生学费、住宿费、教材费。

  带着全体挂职干部的诚挚爱心,工作队领队娄国闻带领我们一早便出发去龙井、珲春看望贫困学子了。

  首站,来到龙井的小李家。小李是朝鲜族女孩,父母离异,今年5月,与她相依为命的爸爸因病离世,还欠下一大笔看病留下的债务。她只能与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小李在龙井市教育局同志陪同下,早早地等候在校门口。小姑娘看上去还比较阳光,面带笑容,与我们一一招呼后,便带我们来到边上租住的房屋。

  奶奶在家门口迎接我们,不停地用朝鲜族语招呼我们进屋,虽然她听不懂我们的话。房屋很小,但看得出朝鲜族家庭特有的干净整洁。在奶奶的示意下,大家盘腿席地而坐,教育局同志给我们做起了翻译,一一介绍,说明来意。奶奶一个劲地双手合揖,表示感谢。奶奶对从没出过远门的孙女去郑州上学甚是担心,不停地念叨着太远了。我们唯有劝慰老人家放心安心,相信小李能照顾好自己,能学会独立生活,也相信学校大集体能给她带来更好生活环境。并请老人家在家能保重身体、颐养天年,让在外学习的孙女放心。工作队领队娄国闻向小李转交了助学款,对其考入高校表示祝贺,希望她到校后能安心学习、健康成长,同时,要她多与奶奶联系,好让奶奶放心。

  不知什么时候,奶奶已忙碌着切出了一盘香瓜,热情地请我们品尝,口中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语。小李也向大家表示会好好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以爱回馈社会。

  要赶下一程,留下联系方式,我们匆匆告别,向小李奶奶揖别并请保重身体。

  第二站是中朝俄边境城市珲春。小郭、小兰是我们的资助对象。

  小郭是个很自强的女孩,一见到她,一起来的杨阿姨就一个劲地夸她:上次在圆梦大学励志会上,她还作为代表上台发了言。

  来到小郭家,只见她妈妈坐在炕上,带着久病的倦意,轻声地招呼我们围炕而坐,我们简单说明来意,小郭妈就禁不住抽泣起来,既有生活苦痛的回忆,也有为小郭学费得到着落的激动。小郭妈是个苦命人,小郭一岁时,就失去了父亲,没留下一点房产和钱财。小郭妈为养育小郭,白天做保姆、晚上当服务员,租住低矮破旧平房。直至前几年申请到政府廉租房才有了今天稍有点样的家。然好景不长,小郭妈前年突发脑梗,治疗后还是留下了一侧偏瘫,生活勉强能自理。一家一下了失去了生活来源,还需负担每天必要的药费支出。一回想起这些,小郭妈哽咽得厉害,小郭也含泪帮妈妈递着纸巾。我们忍不住伤心,湿了眼眶。我们让郭妈养好自己身体,争取早日康复,也相信小郭的成长会给家庭带来新的希望。我们将给小郭多些资助,叮嘱她在学校好好学习,继续保持好的学习劲头;也让她多锻炼身体,发挥自身特长,参加校园社团活动,提升自我能力。

  最后一位慰问对象是小兰。我们到访时,她来小区外接我们。她身材细瘦,膝盖显眼地强过了腿,手臂像两根柴棍摆动。原来小兰自小父母离异,与父亲相依为命,但父亲患有精神疾病,无法照顾她、教育她,她独自居住在廉租房中,靠微薄的低保补助维持生计,饿了多以方便面充饥,由此造成营养不良,发育明显迟缓。

  我们到访期间,她妈妈也过来与我们见了面。离婚后,她一直以帮人做些保洁等临时工度日,生活十分拮据,与我们的对话也是躲躲闪闪,对女儿的帮助应该是相当有限。小兰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个性腼腆文弱,但小兰对自己选择大学学英语专业却很有想法。她虽是个汉族女孩,却一直在朝鲜族学校学习,朝鲜语很熟练,而报考英语专业,是因为她想在外交事业上有所作为。我们衷心希望小兰进入大学后,在起居饮食更有保障,生活更有规律,身体能强壮起来,心境能开朗起来,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返回后,领队娄国闻又马上联系爱心企业,落实了她们的后续生活费……

  日记撰写人:赵鹏程

  (宁波市经济合作与投资促进局副处长,现挂职延边朝鲜族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1-2016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