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专题  >  专题稿件
我的扶贫日记(18)|一位宁波医生在黔西南的三个急诊场景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8-07-20 10:31:00

  2018年7月18日 黔西南州晴隆县 晴

  从宁波来到黔西南州晴隆已经两周了,在过去的两周时间里,工作依然充实。时时刻刻感受着被需要,这也是一种幸福。

  晚上被叫去急诊,回到住宿已经是凌晨2点了,睡意全无,所以决定写个日记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记一记。

  场景一 7月13日上午

  急诊科邓主任急匆匆跑到我办公室,气喘吁吁的说:“王院长,急诊室来了一位急性大面积心肌梗死病人,病情危重,需要您帮忙去看一下。”

  一听是个大面积心肌梗死病人,多年的职业习惯告诉我需要马上起身出发。从五楼快步下到一楼,边走边了解了一下大致情况。

  到了急诊室一看,患者是一位60来岁的大伯,半卧在抢救室的床上,面色苍白,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简单询问了病史,并做了检查,接下来又查看了刚做的心电图,诊断急性大面积心肌梗死毫无疑问,而且根据心电图判断应该是心脏的主干血管或多根血管出问题了,死亡率非常高。

  虽然在自己单位抢救了无数急性心肌梗死病人,但此时的我还是有几分担忧,毕竟这里的救治条件有限。

  时间容不得我多想,立即组织抢救,全科的医务人员一起上,抽血、打针、给口服药、谈话……,所有的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但是由于有效血容量不足,患者静脉已完全瘪掉,护士三次抽血都未能成功。我当机立断,“我来抽动脉血”。凭借多年的桡动脉穿刺技术,一针见血,血终于抽出来了,急送化验,供制定下一步治疗方案参考。随着止痛、补液、抗血小板、升压等一系列措施的到位,患者面色渐渐好转,痛苦貌改善,生命体征渐趋平稳。

  然而,对于患者来说这只是治疗的第一步,下一步最佳的治疗方案是接受开通血管的介入手术治疗。由于当地医院尚不具备急诊介入手术的条件,遂联系120并与上级医院胸痛中心取得联系,转运至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临走前,家属感激地说:“谢谢宁波来的专家,给了我老爸生的希望!”

  场景二 7月15日晚上

  “王院长,医院来了一个多发伤、失血性休克病人,刚送到手术室,还没开始手术,患者心脏骤停了,您能来帮忙一起抢救吗?”应副院长向我发来了求救信号。

  我急匆匆赶到医院,详细了解了病人的病情。这是一位50多岁男性,车祸致多发伤,CT提示颅骨骨折,肋骨多发骨折,腹腔内大量出血,下肢多处骨折,来的时候因过度失血已神志模糊。医院立即开通绿色通道,予积极输血、补液等处理,并组织尽快手术,查找腹腔内出血原因。

  消毒刚开始,患者心脏骤停,经手术室全体医务人员抢救,患者心脏总算恢复跳动,但是患者生命体征仍然很不稳定,血压在大剂量升压药应用下仍很低,随时会因大量失血致死。此时的手术室气氛异常的凝重。

  “继续开通多条静脉途径输血、补液,手术继续进行!”大家商量后一致认为这样做患者才有生的希望。手术由外科刘孝龙主任主刀,麻醉科陈佰万主任亲自麻醉、插管。刘主任临危不惧,凭借多年的手术经验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王院长,医院血库的备血都用完了!怎么办?”

  “向市中心血站求救支援血源!把药房的白蛋白针都拿过来先用上!急查血气分析!”我下达了一个个指令,同时也拨通了宁波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王志宇主任的电话,争取获得他的指导,毕竟我是一名内科医生!微信成了我们沟通的桥梁,每一个化验结果、每一个生命体征的异常,我们都一起分析处理,此时的我感觉有宁波市第一医院后援团的强大支持是一件特别自豪的事!

  第一个好消息终于来了,出血部位找到了,是肠子的两根动脉破裂大出血。经过快速的结扎缝合,患者的血压终于不再往下掉了。但是血还没送到,患者血色素严重低下,随时还会因为严重的心脏供血不足而出现心脏骤停现象。那时的时间过得特别慢,大家都等着“血液”这个大救星。而此时,内环境紊乱的处理也是同样重要,一系列抢救药物轮番应用,各项指标勉强维持。患者也特别坚强,对于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顶梁柱来说,上帝对他也多了一份照顾和怜悯。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腹腔手术基本接近尾声。此时第二个好消息来了,市中心血站的血到了。等患者输上救命血,血压慢慢稳定时,全体医务人员一颗绷紧的心终于可以松开了,当时的感觉只有医务人员才能体会。

  看看手表,已经到了晚上11:30,好多人还饿着肚子,为了表示对我的照顾,应院长坚决要求先送我回宿舍休息。我说大家都辛苦了,等病人安排好了,我请大家吃夜宵。最后还是被大家婉言拒绝了,因为家人还等着大家回家,明天还有很多日常工作等着每一位去完成。

  场景三 7月17日深夜

  熟睡中的我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院长打来的电话。

  “王院,有个特殊病人在内一科病房,心率快到200多跳了,值班医生用了一些药物不见好转,家人非常着急,需要您去看一下,车子已经在你楼下等好了。”

  赶紧穿好衣服,来不及洗漱,直奔楼下,10分钟左右的车程后到了病房。

  简单的询问了病史,患者心慌症状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刚用了一些药物不见好转,仔细分析了一下心电图,是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发作,我心里有底了。我马上安慰起病人和家属,请他们放心,告诉他们用点药马上就会好的,同时让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去准备药物静脉推注。

  此时的家属没有一开始这么紧张了,病人还跟我聊起了天。我向他介绍,我是来自宁波市第一医院的一名心血管内科医生,在这里医疗帮扶一年,希望能给大家就医带来一点帮助。他反过来问我生活还习惯吗?辣的能吃么?你们辛苦了!晴隆人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此时的我已没有被叫醒的疲倦感,心里美滋滋的。

  随着药物的推注完成,患者心率恢复到了90次/分。“正常了正常了”,家属脸上露出了笑容。“王院长,多亏了您,不然真的太危险了!”家属连表感谢。

  虽然是大半夜,我还是跟病人和家属做了一下疾病的健康宣教,并告诉他下次发作时的紧急处理办法,也建议他方便的时候可以去做一个微创介入手术把病根给除了。为了慎重起见,我建议他晚上观察几个小时,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患者自趣地说:“我现在打老虎去都可以了。”

  回到住处已是凌晨2点,睡意全无,于是写下了以上文字。

  日记撰写人:王勇

  (宁波市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师,现挂职贵州省黔西南州晴隆县人民医院副院长)

  2018年7月18日 黔西南州晴隆县 晴

  从宁波来到黔西南州晴隆已经两周了,在过去的两周时间里,工作依然充实。时时刻刻感受着被需要,这也是一种幸福。

  晚上被叫去急诊,回到住宿已经是凌晨2点了,睡意全无,所以决定写个日记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记一记。

  场景一 7月13日上午

  急诊科邓主任急匆匆跑到我办公室,气喘吁吁的说:“王院长,急诊室来了一位急性大面积心肌梗死病人,病情危重,需要您帮忙去看一下。”

  一听是个大面积心肌梗死病人,多年的职业习惯告诉我需要马上起身出发。从五楼快步下到一楼,边走边了解了一下大致情况。

  到了急诊室一看,患者是一位60来岁的大伯,半卧在抢救室的床上,面色苍白,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简单询问了病史,并做了检查,接下来又查看了刚做的心电图,诊断急性大面积心肌梗死毫无疑问,而且根据心电图判断应该是心脏的主干血管或多根血管出问题了,死亡率非常高。

  虽然在自己单位抢救了无数急性心肌梗死病人,但此时的我还是有几分担忧,毕竟这里的救治条件有限。

  时间容不得我多想,立即组织抢救,全科的医务人员一起上,抽血、打针、给口服药、谈话……,所有的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但是由于有效血容量不足,患者静脉已完全瘪掉,护士三次抽血都未能成功。我当机立断,“我来抽动脉血”。凭借多年的桡动脉穿刺技术,一针见血,血终于抽出来了,急送化验,供制定下一步治疗方案参考。随着止痛、补液、抗血小板、升压等一系列措施的到位,患者面色渐渐好转,痛苦貌改善,生命体征渐趋平稳。

  然而,对于患者来说这只是治疗的第一步,下一步最佳的治疗方案是接受开通血管的介入手术治疗。由于当地医院尚不具备急诊介入手术的条件,遂联系120并与上级医院胸痛中心取得联系,转运至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临走前,家属感激地说:“谢谢宁波来的专家,给了我老爸生的希望!”

  场景二 7月15日晚上

  “王院长,医院来了一个多发伤、失血性休克病人,刚送到手术室,还没开始手术,患者心脏骤停了,您能来帮忙一起抢救吗?”应副院长向我发来了求救信号。

  我急匆匆赶到医院,详细了解了病人的病情。这是一位50多岁男性,车祸致多发伤,CT提示颅骨骨折,肋骨多发骨折,腹腔内大量出血,下肢多处骨折,来的时候因过度失血已神志模糊。医院立即开通绿色通道,予积极输血、补液等处理,并组织尽快手术,查找腹腔内出血原因。

  消毒刚开始,患者心脏骤停,经手术室全体医务人员抢救,患者心脏总算恢复跳动,但是患者生命体征仍然很不稳定,血压在大剂量升压药应用下仍很低,随时会因大量失血致死。此时的手术室气氛异常的凝重。

  “继续开通多条静脉途径输血、补液,手术继续进行!”大家商量后一致认为这样做患者才有生的希望。手术由外科刘孝龙主任主刀,麻醉科陈佰万主任亲自麻醉、插管。刘主任临危不惧,凭借多年的手术经验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王院长,医院血库的备血都用完了!怎么办?”

  “向市中心血站求救支援血源!把药房的白蛋白针都拿过来先用上!急查血气分析!”我下达了一个个指令,同时也拨通了宁波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王志宇主任的电话,争取获得他的指导,毕竟我是一名内科医生!微信成了我们沟通的桥梁,每一个化验结果、每一个生命体征的异常,我们都一起分析处理,此时的我感觉有宁波市第一医院后援团的强大支持是一件特别自豪的事!

  第一个好消息终于来了,出血部位找到了,是肠子的两根动脉破裂大出血。经过快速的结扎缝合,患者的血压终于不再往下掉了。但是血还没送到,患者血色素严重低下,随时还会因为严重的心脏供血不足而出现心脏骤停现象。那时的时间过得特别慢,大家都等着“血液”这个大救星。而此时,内环境紊乱的处理也是同样重要,一系列抢救药物轮番应用,各项指标勉强维持。患者也特别坚强,对于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顶梁柱来说,上帝对他也多了一份照顾和怜悯。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腹腔手术基本接近尾声。此时第二个好消息来了,市中心血站的血到了。等患者输上救命血,血压慢慢稳定时,全体医务人员一颗绷紧的心终于可以松开了,当时的感觉只有医务人员才能体会。

  看看手表,已经到了晚上11:30,好多人还饿着肚子,为了表示对我的照顾,应院长坚决要求先送我回宿舍休息。我说大家都辛苦了,等病人安排好了,我请大家吃夜宵。最后还是被大家婉言拒绝了,因为家人还等着大家回家,明天还有很多日常工作等着每一位去完成。

  场景三 7月17日深夜

  熟睡中的我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院长打来的电话。

  “王院,有个特殊病人在内一科病房,心率快到200多跳了,值班医生用了一些药物不见好转,家人非常着急,需要您去看一下,车子已经在你楼下等好了。”

  赶紧穿好衣服,来不及洗漱,直奔楼下,10分钟左右的车程后到了病房。

  简单的询问了病史,患者心慌症状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刚用了一些药物不见好转,仔细分析了一下心电图,是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发作,我心里有底了。我马上安慰起病人和家属,请他们放心,告诉他们用点药马上就会好的,同时让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去准备药物静脉推注。

  此时的家属没有一开始这么紧张了,病人还跟我聊起了天。我向他介绍,我是来自宁波市第一医院的一名心血管内科医生,在这里医疗帮扶一年,希望能给大家就医带来一点帮助。他反过来问我生活还习惯吗?辣的能吃么?你们辛苦了!晴隆人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此时的我已没有被叫醒的疲倦感,心里美滋滋的。

  随着药物的推注完成,患者心率恢复到了90次/分。“正常了正常了”,家属脸上露出了笑容。“王院长,多亏了您,不然真的太危险了!”家属连表感谢。

  虽然是大半夜,我还是跟病人和家属做了一下疾病的健康宣教,并告诉他下次发作时的紧急处理办法,也建议他方便的时候可以去做一个微创介入手术把病根给除了。为了慎重起见,我建议他晚上观察几个小时,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患者自趣地说:“我现在打老虎去都可以了。”

  回到住处已是凌晨2点,睡意全无,于是写下了以上文字。

  日记撰写人:王勇

  (宁波市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师,现挂职贵州省黔西南州晴隆县人民医院副院长)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1-2016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