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8日 黔西南州望谟县 晴

  七一建党节前夕,我受自己所在党支部——宁波日报报网三支部委托,前往望谟县打易镇二泥村走访贫困学生。此前,党支部已经讨论决定在该校进行结对助学。

  二泥村是一个深度贫困村,有建档立卡贫困户640人,贫困发生率超过三成。村内山高坡陡、谷深,曾受泥石流严重创伤,目前还有很多田被毁后未能修复。

  村里的小学二泥小学,共有学生384人,其中54人来自贫困家庭。全部学生都住校,主要原因是大部分学生都是留守儿童。我和宁波挂职干部,望谟县委常委、副县长罗剑光到村委会核对贫困生信息之后,选择了较近的两家进行走访。

  第一个孩子叫罗正辉,今年10岁,上半年刚从江西回到这上四年级,是一名孤儿。孩子的父亲在外打工时意外离世,母亲已改嫁。他和刚刚初中毕业的姐姐、奶奶三人目前寄住在亲戚家中,家庭唯一的收入来自于在外打工的哥哥。我们到访前几天,奶奶的手受了伤,打着绷带。用当地人的话说,“恼火得很”。就是很麻烦,很难办的意思。

  第二个女孩叫罗文英,跟罗正辉同班。她家住在一座小山脚下,从村里往上走的泥路上长满了杂草,下雨天通行都很困难。她父亲在广东打工,母亲已改嫁,继母生下一个弟弟之后也跑了。奶奶照顾两个孩子,还有90岁的太太。家门口养着一头猪,苍蝇蚊子嗡嗡乱飞,我们在门口坐了一会,腿上被咬了十多个包。

  看完之后,我们深感无奈、无力。我们能帮助的,只是为数不多的一些助学金。像这样的家庭,这样的没妈的孩子、像根草一样的孩子,还有很多。十岁的年纪,本该是最快乐、在父母身边撒娇的童年时光,可是他们却在这样的环境下艰难成长,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

  读书,或许是他们走出大山的唯一途径。可是,在这样的艰辛之下,成绩好的孩子少之又少。怎么办呢?我给不出答案。我只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到帮扶的行列中来,给孩子们带去一些关爱和希望。

  日记撰写人:黄程

  (宁波日报记者,现挂职于黔西南日报社。)

  联系EMAIL:171964650@qq.com

  2018年6月28日 黔西南州望谟县 晴

  七一建党节前夕,我受自己所在党支部——宁波日报报网三支部委托,前往望谟县打易镇二泥村走访贫困学生。此前,党支部已经讨论决定在该校进行结对助学。

  二泥村是一个深度贫困村,有建档立卡贫困户640人,贫困发生率超过三成。村内山高坡陡、谷深,曾受泥石流严重创伤,目前还有很多田被毁后未能修复。

  村里的小学二泥小学,共有学生384人,其中54人来自贫困家庭。全部学生都住校,主要原因是大部分学生都是留守儿童。我和宁波挂职干部,望谟县委常委、副县长罗剑光到村委会核对贫困生信息之后,选择了较近的两家进行走访。

  第一个孩子叫罗正辉,今年10岁,上半年刚从江西回到这上四年级,是一名孤儿。孩子的父亲在外打工时意外离世,母亲已改嫁。他和刚刚初中毕业的姐姐、奶奶三人目前寄住在亲戚家中,家庭唯一的收入来自于在外打工的哥哥。我们到访前几天,奶奶的手受了伤,打着绷带。用当地人的话说,“恼火得很”。就是很麻烦,很难办的意思。

  第二个女孩叫罗文英,跟罗正辉同班。她家住在一座小山脚下,从村里往上走的泥路上长满了杂草,下雨天通行都很困难。她父亲在广东打工,母亲已改嫁,继母生下一个弟弟之后也跑了。奶奶照顾两个孩子,还有90岁的太太。家门口养着一头猪,苍蝇蚊子嗡嗡乱飞,我们在门口坐了一会,腿上被咬了十多个包。

  看完之后,我们深感无奈、无力。我们能帮助的,只是为数不多的一些助学金。像这样的家庭,这样的没妈的孩子、像根草一样的孩子,还有很多。十岁的年纪,本该是最快乐、在父母身边撒娇的童年时光,可是他们却在这样的环境下艰难成长,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

  读书,或许是他们走出大山的唯一途径。可是,在这样的艰辛之下,成绩好的孩子少之又少。怎么办呢?我给不出答案。我只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到帮扶的行列中来,给孩子们带去一些关爱和希望。

  日记撰写人:黄程

  (宁波日报记者,现挂职于黔西南日报社。)

  联系EMAIL:171964650@qq.com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1-2016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