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专题 > 年度专题 > 保国寺大殿建成1000周年 > 动态新闻 正文
 
千年保国寺大殿曾经有“邻居”
寺内观音殿日前发现晚唐至宋时期的莲花柱础
2013年06月20日 10:31

  “今年是保国寺大殿建成1000周年,我想这是一份最好的献礼!”日前,宁波文保爱好者程健捷告诉记者,前不久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保国寺大殿后清代建筑处发现疑似宋代的柱础,“这些柱础之前应该还没被发现,上面刻着的字仍然清晰可见。”

  昨天,据记者了解,程健捷口中的“宋代柱础”近日经东南大学和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的专家考证确认,这批石质莲花覆盆柱础为晚唐五代至北宋时期的古建遗构。“这是近年来保国寺古建筑群极为重要的一次发现。”文保专家说。□记者耿晶

  爆料疑似晚唐莲花柱础被发现

  4月30日,程健捷清楚地记着那一天,“当天下午我去保国寺,转悠到大殿后观音阁清代建筑时看到这12个石质莲花覆盆柱础,根据莲花形制判断,我认为这些柱础是晚唐至北宋时期的。”

  程健捷提到的这个清代建筑即观音殿,在《保国寺志》中清楚地记载着这一建筑始建于南宋绍兴时期,清多次重修,“因为这12个莲花覆盆柱础排列非常整齐,所以我判断会不会是建筑原有的遗构。”

  而在仔细欣赏这些莲花覆盆柱础时,程健捷惊喜地发现在一莲花柱础上刻着两竖行清晰的字,“锯匠叶文人捨花磉一片”,根据字体的书法风格程健捷更肯定自己最初的判断了,“这些柱础应该是晚唐到北宋时期。”

  接着,程健捷给出了自己的理由,“莲花形制唐宋都非常流行,但是因为社会审美取向不同,盛唐时期的莲花叶片比较肥厚,而北宋时期的叶片则比较纤巧。”

  而这12个柱础的莲叶没有盛唐时期的肥厚,说着,对越窑青瓷小有研究的程健捷还举例说,“这些莲花覆盆的莲瓣与五代至北宋早期的越窑青瓷莲瓣纹的风格很接近。”

  比对柱础高度弧度与《营造法式》吻合

  记者在观音殿看到,这些石质莲花覆盆柱础一共12个,呈对称分布。文保专家向记者证实,“它们的确是晚唐五代至北宋时期的古建遗构。”

  一位文保专家还告诉记者,“非常巧合,这些石质莲花覆盆柱础的周径与保国寺大殿内现存的北宋檐柱的周径一致。”

  根据史料记载,保国寺大殿的内柱柱础是清康熙年间修缮时才替换的,所以文保专家对于这些石质莲花覆盆柱础的“来历”也给出了自己的判断,“一种可能是,这些柱础是当时存在的古建筑中所遗留;还有一种可能是,保国寺大殿在清康熙年间维修时,把被替换的柱础移到这里来使用。”

  除了文保专家提到的这一巧合之外,这12只看似简单的莲花覆盆柱础还有着十分奥妙——覆盆高度和莲花瓣弧度与宋代《营造法式》记载比例数据高度吻合。一位文保专家告诉记者,部分柱础的莲花覆盆基座上出现的“锯匠”、“花墩”等文字,这些术语也都是我国古代早期建筑中使用的,“《营造法式》是我国古代建筑史巨著、是研究中国古代建筑必不可少的参考书’。”

  意义

  佐证保国寺当年不止有大殿

  在接受采访时,程健捷兴奋地表示,如果这些柱础确定是晚唐至北宋时期的,“那么在柱础上的题刻至少比在保国寺大殿内发现的题刻早100多年。”

  程健捷说的保国寺大殿内的题刻,即1954年发现保国寺时,在大殿须弥座背后找到的“崇宁元年”(公元1102年)的题记,当时保国寺的发现者正在南京工学院中国建筑研究室学习古建筑的窦学智、戚德耀、方长源据此推断它是北宋遗构。

  对于保国寺来说,这些柱础的发现至少为保国寺之前的资料记载提供了一定的实物佐证,不仅如此,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保国寺在规模上不仅仅是只有大殿,“在当时建筑应该还有其他建筑。”一位文保专家介绍说。

  说到柱础上的题刻,这位文保专家解释说,“这句题刻是说明某某人捐赠的。”按照以往的管理来说,捐赠者的姓名一般都会刻在不是很明显的地方,这个题刻比较外露,也算是高调捐赠。

稿源:  编辑: 刘夏妍
 

天一讲堂·木构华夏
——保国寺大殿与中国古建筑

时间:2013年5月19日

纪念宁波保国寺大殿建成1000周年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建筑史学分会2013年会)

时间:2013年8月23-24日

“千年之约·人类文明的盛典”——纪念保国寺北宋大殿建成1000周年

时间:2013年12月8日

文化遗产可持续发展宁波国际论坛

时间:2013年12月7-8日

首届国际建筑师宁波论坛

时间:2013年12月7-9日

大殿斗拱铺作一组1;
大殿斗拱铺作一组2;
大殿斗拱铺作一组3;
大殿斗拱铺作一组4;
保国寺 | 保国寺微博 | 宁波文化网 |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